关灯
护眼
    牧民端着一盘烤串上来,钢制的钎子上面串满了羊肉和蔬菜,李世民看着估计自己一串都饱了。

    牧民给自己倒了一杯奶茶喝了一口,询问尉迟宝琪:“你们是从哪个地方来漠北的。”

    尉迟宝琪从肉串上取下一大块羊肉:“从长安,一路开车过来的,我和我父亲轮流开,五天时间到了这里。”

    牧民眼睛都瞪大了,张开手掌比五:“五天?长安到这里?”

    尉迟宝琪点点头:“一会儿带你兜风,你就知道车是个什么东西了,我看这么多大帐,你家里人不多啊?”

    牧民摆摆手:“我是哥哥,我的两个弟弟今天出门放羊,另一个去放牛,我留下看家。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

    尉迟宝琪指着自己:“我的漠北名字叫敖日宝,我的父亲漠北名字叫敖日钢板。”

    李世民看见尉迟宝琪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牧民点点头就当打招呼了。

    牧民指了指自己:“莫日根·巴图,和我两个弟弟,我们是巴图一家。”

    李世民吃着烤羊肉那叫一个满嘴流油:“小宝,这羊肉比长安御苑里喂养的都好吃,嫩、鲜,一点膻味没有,好吃好吃。”

    尉迟宝琪嘴里猛嚼:“那能一样吗,这里的羊不管是品种还是品质都要比内陆好太多了,不然我第一站为什么来这里,牛羊自由就在今天。”

    牧民听不懂两人的交流,但是还是不住的点头,也不知道点个什么劲儿,就是点。

    尉迟宝琪跟他解释了两人的对话,牧民一听这话,擦夸自己呢,那不行了,高低得给这俩中原人整好。

    牧民跑出大帐,不一会儿拎了两个玻璃瓶回来,里面是乳白色的液体,李世民以为是牛羊乳之类的,尉迟宝琪则是一眼就看出来是草原上的特产奶子酒。

    尉迟宝琪赶紧摆手:“开车不能喝酒,一会儿我们带你开完车回来,我们再喝酒,行不行?”

    莫日根虽然不明白,但是既然客人都这么说了,也不是不喝,晚点喝也不碍事。

    三人吃吃喝喝,尉迟宝琪和李世民学着莫日根将桌上的一小碗炒米倒进面前的奶茶,再撕两片肉干子进去,泡软了之后就跟喝粥一样。

    李世民不住点头:“真是开了眼界了,还有这样的饮食风格,不错不错。”

    尉迟宝琪擦了擦嘴,拍了拍莫日根的胳膊:“走吧,我带你上车转转去。”

    莫日根经过这一餐和尉迟宝琪、李世民的相处和交谈,也知道两人不是什么坏人,也就跟着尉迟宝琪走出了大帐。

    女主人看见莫日根跟着两人,出言问了两句,莫日根安慰她不要害怕,这两位客人都是好人,自己跟他们出去玩一玩转一转。

    尉迟宝琪从车后备箱里面挑了几样宝丽商行的产品送给莫日根的妻子还有一票小孩子,莫日根的妻子一眼就认出上面宝丽商行的标志。

    莫日根听到自己妻子说太贵重,也就过去看了看,没想到是宝丽商行的东西。

    莫日根拉着尉迟宝琪:“兄弟、兄弟,宝丽商行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不能收。我只是留你们吃了一顿饭而已,不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