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刀必见血,人必带伤,马必喘汗!违者斩!”

    卢象升带领手下三万天雄军,出战之时下达了这条名垂青史的军令!

    山海关大捷,赏赐的战马、饷银未到,还在路上。

    不过,除此之外,皇帝的嘉奖诏书却是早早的送到了山海关。

    除了嘉奖孙承宗这个主帅之外。

    对孙传庭、吴阿衡等山海关大捷的主将也是多加褒奖。

    打了胜仗,进行赏赐、褒奖这很正常。

    但是!

    在这次的褒奖名单之中,每个人都是得到了实质性的好处。

    唯独少了一个——宣大总督,卢象升!

    皇帝把他的功劳,全部给了另一个人...

    卢象升之父——卢国俊!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卢氏门庭,大明柱石也。

    今有宣大总督卢象升,披麻上战,为国尽忠,灭敌于山海,显大明兵威,震慑宵小。

    身为人子,父丧而不能守陵前,忠孝难全,朕心甚痛。

    朕深感象升之孝,今披麻而带,为大明忠勇之臣素冠举哀,盼象升莫要自责。

    朕常闻,父以子贵,子以父荣,卢氏显考,忠君爱国,今以象升之功,追封其显考为——忠义伯!

    山海关一战的功劳,足够封伯吗?

    这自然是不够的。

    明朝定制,爵位非军功者不封,追赠公爵则是依照“生封侯,死赠公,生封公,死赠王”的规则。

    将卢象升的军功封给了卢象升刚去世的父亲。

    相当于开了一个先河,皇恩浩荡。

    “谢皇上,隆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圣旨到的那天,卢象升大哭了一场。

    “皇帝如此待我,象升必以死报国,收复辽东,不负皇恩!”

    ...

    “总督,卢象升请战!”

    “请战?”

    “建奴八万骑兵主力覆灭山海关,此时正是收复辽东最好时机,卢象升,请战!”

    卢象升在接完朝廷的圣旨之后,先是大哭一场。

    随后便参见了新任的蓟辽总督孙承宗。

    此时,虽然大胜但是军营之中的几人依然是不离甲胄。

    “卢大人,我知你得皇恩立功心切,但是辽东重镇城墙易守难攻,冒然进攻只是空耗兵力。”

    哎...辽东之地,岂是那么容易打的。

    夺回辽东,这件事谁不想?

    孙承宗为了拿回辽东镇,花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部署?

    可是...哎,一言难尽。

    北方建奴,如今最精锐的部队约着只有二十万。

    但是战斗力却相当强横,多为骑兵。

    山海关一战,也是仗着地理优势,加上火器大炮才打了个大捷。

    想要战胜他们,

    最好的办法就是依靠城池坚固,火器之威,才能摧枯拉朽。

    这时,

    一旁的孙传庭帮着卢象升劝道:

    “孙老,不如听听卢大人的想法,若是能够乘胜追击收复辽东城池,也不枉我等来这一遭。”

    利益!

    往往最是能驱动人心。

    现在的大明朝廷有钱又大方,军饷发的满满的,赏赐那是多多的。

    卢象升山海关一战,

    可是直接让他老爹被追封了个忠勇伯啊!

    这还只是山海关抗敌的战功,若是能够收复辽东...